|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E-mail |
处置信息 文件下载  
   联 系 信 息
工业废品网(上海)回收服务总部
咨询热线:021-5169 6141
环保热线:400 700 1144转1
服务传真:400 700 1144转3
地 址:上海浦东新区新金桥路828号
E-mail:huanbao110110@yahoo.com.cn
http://www.51feipin.org
邮 编:201206
 
 
上海江森偷开生产线超标排放 血铅超标检测存疑
来源:【工业废品网】      时间:2011-10-11 18:11:56


 核心提示:尽管距离第一次血铅检测的时间已近一个月,但是康花新村的居民们至今仍不明白孩子们大规模血铅中毒的真实元凶。蹊跷的是,随着康花新村的居民被检测出血铅中毒,上海江森的工厂也被叫停生产。
  
  血铅超标检测存疑

  尽管距离第一次血铅检测的时间已近一个月,但是康花新村的居民们至今仍不明白孩子们大规模血铅中毒的真实元凶。

  这个遭受噩运的村子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康桥镇,与其毗邻的便是带动康桥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发动机”——康桥工业园区,而涉铅生产、用量巨大而被疑为此次铅污染最大源头的上海江森自控国际蓄电池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江森)就坐落在距康花新村仅1公里左右的地方。

  9月14日,浦东新区环保局要求上海江森停产待查。与此同时,上海市市区两级环保部门对康桥地区开始进行全面的排摸和监测,对污染源进行了总量计算和模型计算。但最终的结果却显示,上海江森的废水与废气排放均为达标。

  这样的结果遭到了康桥众多居民的质疑。与此同时,周边居民心底一个更大的谜团是:到底有多少人血铅中毒?

  许多居民认为,目前的血铅检测医疗机构被“垄断”至新华医院一家,而新华医院又恰恰是上海江森的定点医院,江森员工每次体检血铅都是由该院完成,由此有居民提出,新华医院是否应该避嫌?

  对此,上海浦东新区宣传部副部长韩可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诺,一定会给社会和公众一个说法。目前政府仍在调查造成事故的原因和责任主体,而调查结论将会在近期公布。

  偷开的生产线

  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3500万美元的蓄电池工厂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和座椅的独立供应商——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

  然而身系名门的上海江森在实际运营中却并不规范。浦东新区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副处长鞠春方告诉本报记者:“6月3日,我们对江森的35个排放口做了检测,发现其中的4个超标排放。对此,环保局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罚款3万元;同时责令其停产整治。”

  虽然江森被处罚后做了说明,称是工人在操作中的失误,但环保局并没有取信。

  据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上海江森这次被查,源于一名被开除工人的举报。“工厂里的人都知道江森存在偷开生产线的状况,当时一个工人被开除闹得很不愉快,于是就去举报了它。”

  这一说法得到了不同信源的证实。一位曾在江森工作近10年的老员工告诉本报记者,江森偷开生产线的情况已经达4-5年之久,加了一条线后,排放的烟囱里面都是铅粉。环保局来了,领导就让员工把偷开的那条线关掉,将现场处理干净。“江森没新增人手,两条生产线的工人经常要干3条线的活,我觉得活太累因此在今年辞掉了江森的工作。”上述人士称。

  江森的一位在职员工在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时也表示,环保局规定江森只能开两条生产线,但是江森有时候偷偷地做三条线。

  对此,上海江森新闻发言人于丹向本报记者回应称,江森在接到浦东环保局的处罚后就主动关闭了一条生产线,对于员工举报的偷开生产线一事,她并不知情。

  自6月3日检测后,浦东环保局又在6月21日和8月30日对上海江森进行了两次抽查,浓度方面都是达标的。不过,鞠春方表示,江森只能算是基本达标,但是谈不上稳定达标。

  也就在8月末,康花新村的儿童开始被大量检测出血铅中毒。一位该村居民怀疑,孩子们的中毒与江森6月前的超标排污有因果关系。

  超额用铅未曾处罚

  上海环保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上海江森2010年产量为3740000千伏安时,危险废物处置量为1818.976吨,两项指标均位列上海17家铅蓄电池企业之首。

  然而它的胃口并未就此满足。鞠春方向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浦东环保局对上海江森做过一次全面核查,发现这家企业2010年存在超额用铅生产的事实。这很可能意味着:虽然江森每一次的排放浓度是达标的,但是由于增大了排放规模,因此在总量上可能依旧会对周边环境造成铅污染。

  然而,对于去年超额用铅生产的上海江森,浦东环保局并未因此而开出罚单。面对记者,鞠春方仅表示,由于江森去年在排放浓度上是达标的,因此没有作出处罚。“今年环保部门规定江森必须严格按照环评、审批给它的用铅额度进行生产,不得超标。”

  对于江森每年的用铅额度到底是多少?浦东环保局方面并未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记者向于丹询问,截止到截稿前也并未获得相关回复。而据其内部员工透露,工厂每天要消耗130吨的铅。

  蹊跷的是,随着康花新村的居民被检测出血铅中毒,上海江森的工厂也被叫停生产。对于这样的时机疑问,于丹解释称,公司停产是因为生产用铅量已达到环保部门审批年度用铅量的限定值,与周边环境的铅污染无关。

  鞠春方也称,环保局发现到今年9月份,江森已经把今年全年的用量用完了,所以我们责令它不能再生产。

  不过,康花新村居民质疑:出了事,江森才停工;如果不出事,江森今年会不会依然可以超额生产?为什么江森可以随意突破用铅量的限制呢?

  “我知道确实有些小企业半夜偷偷生产,肆意突破用铅限额,但是这种情况怎么处理似乎没有相关依据。”9月22日,中国电工技术学会铅酸蓄电池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徐红向本报记者表示。

  “原来确实在这个方面没有非常严格、明确的要求,现在就连江森这样的大企业都敢于突破。”作为环保局的官员,鞠春方有些无奈。

  被垄断的检测?

  “我真的不太相信新华医院,因为过去检测的小孩很多都‘被合格’了。”康花新村的朱女士向记者出示其儿子的两张检测单,一张是9月1日由艾康迪医学检验中心做出的报告,血铅含量高达183ug/L。第二张是9月7日在新华医院做的报告,血铅含量仅有35ug/L。

  “我也很怀疑新华医院的真实性,希望去其他医院检测,但是没有地方愿意接受。那些医院一听到你是康桥过来做血铅检测的,立刻就推到新华医院去了。”一位村民对记者说。

  对此,浦东新区卫生局公共卫生管理处处长白云予以了否认。白云向本报记者表示,卫生局从来没有叫停过任何一家有血铅检测资质的医院,我们推荐居民到新华医院,是因为该院是目前全国治疗血铅中毒最好的医院。

  一份来自康花新村民间的统计显示,此前在艾迪康检测43人,33人超标,最高血铅含量为897ug/L,76.7%的超标率。此后在新华医院检测53人,超标仅29人,最高血铅含量535ug/L,54.7%的超标率。尽管艾迪康也是上海市卫生局认可的血铅检测机构,但最后官方认定的是新华医院的标准。

  中毒人数被隐匿?

  “关键是新华医院和艾迪康的检测数据出入太大了,艾迪康检测出血铅超标的儿童到了新华医院后很多都合格了,艾迪康的检测报告是电脑打印的,而新华医院的报告是手写的,这都太可疑了。”村民顾先生对记者表示。

  对此,新华医院宣传科主任罗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数据有出入是因为新华医院采用的检测样本是静脉血、而艾迪康采用的是末梢血,静脉血较末梢血更加准确。

  对于罗玲的这种说法,一位外省的医务人士向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静脉血和末梢血不应该有如此大的检测结果差异,否则医学界根本没有必要选择末梢血作为血铅筛检。”

  白云告诉记者,截止到9月21日,康桥地区共有32个人被确诊为血铅超标。但康花新村及围绕江森工厂周边地区的小区居民认为,超标的人数可能远远不止这些。

  康桥老街的楚小姐告诉本报记者,临近江森工厂共有17个小区,康花新村仅是其中之一。许多小区根本还没来得及去检测,保守估计约有1.8万户人家,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的血铅检测是超标的。

  记者获悉,目前浦东新区正在迎接国家环保模范城区的复核,并提出要在2012年力争创建成国家生态区。就在此前的6月3日,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李干杰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发生重大铅污染事件的地区,立即撤销所有的环保荣誉称号。(记者 张汉澍 来源:华夏时报)

中国环评吧
环保资讯网
产品销毁中心
再生资源服务平台
中国环境资讯网
环保英才网
上海危险处置中心